【玩家心情】文琵琶吟 相逢不尽平生事

收藏这篇文章 作者: 官网  | 2013-10-14
摘要: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她的时候,她手里紧紧握着我给的馒头

001.jpg

  晓菲:相逢不尽平生事,春思入琵琶。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子,我的心在微微的疼。她问我,姑娘,能给点饭么。怯生生的,我看到她菜色的脸,便把自己手里的馒头递给她

  恍惚间,仿佛看到自己多年前。跪在师父面前,三天三夜不曾起身,我需要的不是一身绝世的武艺,我只想要吃饱饭。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她的时候,她手里紧紧握着我给的馒头,泪水在脸上划出了一条小溪。长发散了下来遮住半边脸,额前有桃花印。

  我叫小九。瘟疫害死了全家人,就我活了下来。

  小九叫我晓菲姐吧,以后跟着我行走江湖,我这一身武艺不会让你受欺负的。

  晓菲姐,以后小九就是你的妹妹了。

002.jpg

  夜里我会去拿着师父给的生死契去杀人,曾经我什么都不怕,连死都不畏惧。我知道我的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可是现在我好担心,如果留下小九一个人她该怎么办。

  我想多陪陪她,不为人知。希望没有人知道她和江湖杀手在一起生活过。

  晓菲姐,今天是我们相识一年的日子。小九自小学习琵琶,不知道能否给姐姐献丑。

  好啊,我从来不知道小九还会这些。

  江边的小舟摇起来,水波碾碎了月亮的倒影。忽然听到水声越来越大。提起身边的长枪问,来者是谁?

  公子皖:万里故人明月夜,琵琶不作亦沾襟。

  八月的秋风,欲送走我的好友。江边折柳,枫叶荻花诉说着离愁。

  正欲转身离开,江上的小木筏忽然想起了琵琶声。那声音百转千回绕梁不止,让人猛然一惊。这琴声,多年未闻。

  公子你看这离别之时还有曲调,何不一饮为欢?一群朋友曳舟向着传出琵琶声的小筏靠去。

  来者是谁?随着这一声呵问,琵琶也戛然而止。

  在下姓皖单字伦一介书生,送别友人忽闻琵琶,此中似有隐隐伤痛。便忍不住想来享受天籁之音,能否允许在下和友人在木筏上一饮为欢?

  小女乃江湖散人,如不嫌弃,那就请便吧。

  这抱着琵琶的女子羞怯的坐在筏子一角,脸藏在琵琶后看不清楚,却有着说不出的高贵气质。拿枪的女子亦气度不凡,虽然自称江湖散人,但却透着大家风范。

  小九接着弹吧。只是路人送别,并无恶意。说着那拿枪的女子便放下武器坐了下来。

003.jpg

  曹玖:暖玉琵琶寒月肤,一般如雪映罗襦。

  半夜月白,忽然感到有人推我,小九,快走。抬眼看到是晓菲姐,头发凌乱,神情慌张。

  晓菲姐,姐?你受伤了?

  别问了,快走。左手提着长枪,无力的垂下右手滴滴答答的流血。

  小九,晓菲姐连累你了。姐去京城暗杀失手差点丢了命。咱们原来的家是不能回去了。

  晓菲姐,别这样。要没有你小九也是死路一条。不是说,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吗?咱们躲在京城最繁华的醉湘楼绝对安全。

  万幸醉湘楼没有拒绝我们,每天我们浓妆艳抹一番我弹琵琶她舞枪。竟然慢慢有了一点名气。本来只是想逃避仇家,没想到运气竟然不错。

  啊,是你们!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惊讶声音。

004.jpg

  晓菲:琵琶弦急对秋清,弹作关山久别情。

  早就听说醉湘楼来了两个绝色女子,一人弹琵琶一人弄枪。没想到竟然是你们!

  皖公子……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抱着琵琶的小九的脸,脸庞被长长的头发遮住半边,另一半惊艳四座。

  叙旧先不着急,晓菲和妹妹给公子献丑了。

  随着琵琶声的急缓,我的枪越舞越华丽,可能是因为右手受伤并未痊愈,总是力不从心。忽然,手里一滑,那长枪像长眼睛一般飞向公子的茶杯,枪头竟然斜斜的刺穿衣袖了!

  晓菲该死。赶紧抽回长枪跪下。小九放下琵琶也来看公子是否受伤。

  何出此言,又不是故意伤及性命。凭姑娘的身手,想要我的性命何必费此周章?公子皖伦笑着扶起我。

  公子的手上怎么有伤痕?

  陈年旧伤。说完慌忙拿袖子掩饰住。

  吃过饭小九把我拉回内屋,反锁了门。扑通一声跪下:姐!

  小九,你,你这是怎么。慌忙扶她。

  姐,小九愧对于你。我曾对你隐瞒一些事情。请姐姐赐死。

  小九何出此言,你我姐妹相处甚欢。何来杀掉这等傻话。

  小九本是京城大商之后,因为得罪了朝廷中人,父母都被那人害死。幸有家仆冒死把小九带出城,流浪四方不想家仆身染重病一命呜呼,若不是遇到姐姐,小九也早就与父母相见了。小九边说边哭,梨花带雨一般好不可怜。

  姐姐可曾记得你我相识一年在月下小舟弹琵琶之事?那时我就觉得公子皖伦眼熟,却不确定是否是杀父仇人,今天,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姐姐,求求你替小九报仇。

  妹妹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待下次公子皖伦来我取他狗命。

  小九抽噎着,姐姐……

  小九,我只有你这么一个相依为命的妹妹。你要我去杀一个男子,哪怕他的眼里满是温柔,哪怕我对他有说不出的喜欢。我知道,我的双手染满了鲜血,不在乎多一滴。

005.jpg

  果然,几日之后公子皖伦又一次来到醉湘楼,我擦亮了手里的绿缨枪,含笑迎接公子,皖公子,上次小女身体微恙差点伤到公子,今日特准备薄酒赔罪。

  这……皖伦迟疑一下屏退了左右的小厮,坐了下来。给小九递了一个眼色,她低头转了转轴,第一个音符便流泻出来,是《送别辞》,看来皖伦今日你我缘分已尽,若有来生,你不做小九的弑父仇人,我不做小九的姐姐。铿锵的音调越来越快越来越急,绿缨枪已经听到了召唤。

  晓菲?……为什么……琵琶突然断了弦正应和了红缨枪掉地的声音,皖伦应声倒地。

  未等回答,皖伦的小厮听到异响冲进屋中,大叫:不好了!有人杀人了!迅速抡起枪,一边向门外推小九,快跑!快!转头看到小九跌跌撞撞的跑出了醉湘楼。突然感到胸口一阵温热,猩红的血爬上了衣衫,我转头,皖伦,我知道你装死。可是还是谢谢你成全了我。

  天边的云真美啊。可惜,我再也看不到了。

006.jpg

  曹玖:琵琶是谁制,长拨别离愁。

  如果没有那场大火,我想我的人生该多美。父亲是宫廷乐师,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住在京城的大宅子里面。除了在家里学习琵琶和舞蹈,偶尔进皇宫和太子公主戏玩。我从来不知道漆红的围墙外,会有怎样的世界。

  可是,一切都变了。那天夜里,院落突然起了大火,熊熊的烈焰染红了半个京城。大火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就吞噬掉了一切。世界也成了烬灰色。

  当我清醒的时候,面对的只有残垣断壁。连父母的尸体,都找不到了。月光下,没有人看到灰头土脸爬了出去,次日白天我听到街上的人议论:“曹乐师谋反? 真的假的”“那还有假,靖王府来人血洗曹府然后放了大火。嘘,都说什么天灾,我看才怪。”“真可怜啊,那曹乐师可是皇帝最宠幸的乐师呢……”靖王?为什 么……为什么要这样,一个皇帝的昏庸和他宠幸哪个乐师有关么?杀了我父亲,难道就不会有别的乐师继续让皇帝沉沦?

  苍天有眼,竟然让我遇到了靖王的公子,一开始我还不确定,但是晓菲姐刺穿他衣袖之时,我看到了,那熟悉的伤疤,曾经在靖王府我教他琵琶的时候,弦断弹飞,琴弦打中了他的手……

007.jpg

  放心不下晓菲姐,不知道她是否活了下来,虽然我知道这是微乎其微的一厢情愿。终于找到了晓菲的尸体,躺在衙门外,我知道,他活着,而且在等我。

  皖公子,出来吧。你这样妄为靖王之后。

  果然是他,但是为什么只有一个人,难道不怕我杀了他。曹玖,我没猜错吧。这样的调子只有你能弹出来。好久了哪……他的眼里的复杂,像极了深深的秋。

  呵……这么说好想你知道我还活着一样。那还的谢谢靖王爷赐我一条小命,杀了我爹娘,灭了我族人。你那好父亲!

  ……小九,你听我说。他过来拉我的袖子,这都是皇后的命令。我们只是……

  我不管,你去死!说着便从袖里抽出小匕首,刺向他。

  公子……你,你为什么不躲开……别吓我……我看到他的胸口开了一朵红颜的花,花还在滴滴的流泪。小九,你知不知道……我好喜欢你……还幻想让爹爹去提亲……

  皖公子虚弱喘息,你知道晓菲是谁么……那天在醉湘楼看到她的枪法,我忽然知道了父亲唯一的弟子是谁了……父亲说过他只收了一个弟子,收她的条件就是誓死保护一个人……小九啊……你好傻……

  皖公子……皖公子!

  我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好傻。以为老天安排了复仇的机会,我却不知道这让我失去一切。

  这一次我真的离开京城,去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那里终年冰雪封山,偶尔有去打猎的人也被吓跑。他们说总能听到山神哭泣的呜咽之声,如怨如诉。

008.jpg

 

  ------------完------------

推荐分类:玩家交流 心情故事
来源: 官网
178口袋西游 新手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