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西游玩家制作精美故事:盛莲传说

收藏这篇文章 作者: 官网  | 2013-09-29
摘要: 迫人的杀意,一如陌生人在眼前,手中的御风剑沾满了娘的鲜血,滴答滴答..

  当娘倒下的时候,血色如莲花般在我身旁盛开

  迫人的杀意,一如陌生人在眼前,手中的御风剑沾满了娘的鲜血,滴答滴答..

  一滴,一滴滴入娘昔日最爱的莲花池中,涟漪荡开,碎了那绝情的容颜

  这个六年来被我称之为父亲的男子

  杀了她,她是狐妖!

  众人举着火把将娘与我团团围住,惊恐的我不明白

  为什么爹要将娘刺死,是因为我今天没有好好练字吗?是因为我不乖吗?

  娘..娘,我好怕...

  乖,依儿不怕,娘在这..

  御风,依儿是你的孩子,她是我和你的女儿啊,你不可以杀她!

  娘紧紧的搂着我,血浸透到我的裙子上,眼前只有大片大片的红,早已看不清父亲的模样

  她同样是妖孽!盟主,切不可心软啊!

  领头的道士那被血映的通红的双眼,我永远都不会忘

  身为武林盟主,我岂能不以天下之安危为己任,让妖孽在此肆行!

  如果失去双目可以忘却以前所看到的一切

  现在的我是不是会没那么心痛

  黑色安静的叫人窒息

  御风剑,一次又一次,刺入了娘的喉咙

  血..一次又一次,溅入了我的眼睛

  梦中的一切,始于那大片大片的红莲花,终结于那大片大片的红莲花

  盛开,绽放,败落。悄无声息

  就在父亲的剑要落下的时候,哥赶了回来,用他的手臂挡下了这一剑

  哥以自己的生命要挟,父亲以毁了我的双目为条件,保住了我的命

  从此我被关入了御风山庄的地下暗室,这个世上也不再有南宫情依这个人

  习惯了一个人的时候,摸索的趴在暗室的小窗上

  睁大眼睛,等待第一丝暖意拂过我的脸颊

  每天这个时候,哥会趁练完功吃饭的时间,偷偷来看我

  双手覆上哥的脸,想象着哥的样子

  他的轮廓越发硬朗分明了,还有些许胡渣

  情依,等我,哥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哥,你快走吧,不要再来了,父亲会罚你的

  哥笑着,我不怕

  我想,哥的笑容定美的足以让天下女子为之倾倒

  记忆中,我看过最好看的,是娘,楚哥哥,还有娘种的莲花

  虽然莲花总是被二娘和情儿破坏,可是娘笑着总是拉着我的手

  然后对着满池的莲花,云袖轻挥,大片大片的莲花刹那间重生般盛开,血色 欲滴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何二娘总是恐惧而又鄙夷的看着娘和我

  同样的,还有她身旁的宝贝女儿,我的妹妹,情月

  这是他们所谓的妖术,而我娘则是他们口中的狐妖

  对二娘宠爱有加的父亲,对她的话更是言听计从

  说我娘狐妖上身,众人要用棍将我娘身上的狐妖打出来

  娘搂着我,护着我,她忍着疼,嘴角的血不断的渗出来

  幼小的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惊恐的缩在娘的怀里

  看着父亲,二娘,情月妹妹,看着他们在笑

  还有被二娘死死拽着的楚哥哥,不忍的看着娘和我,却无能无力

  打了一夜,没有狐妖现身。众人累了,只得作罢离去

  娘躺在大厅中,四处都是血,一如娘种的莲花,绽放的肆无忌惮

  楚哥哥半夜回来,将娘和我扶回房里

  月光下,走廊里他离去的影子

  一重一重,恍惚了我一生的记忆

  那夜,寂静如死

  五年后的一天,暗室的门被打开

  哥温柔的抱起我,轻声说

  情依,哥来接你出去

  父亲和二娘相继去世,哥成为了新一任的盟主

  婢女为我换上华丽的白色裙袍,扶我穿过晨幕中的庭院

  哥知道我喜莲,又怕娘的莲花池会让我难过,便为了新建了映莲池

  没人的时候,便独自一人在映莲池聆听一朵一朵莲花盛开

  他们静默的舞着,不敢有一丝停留,最终跌落为一丝优雅的叹息

  日落的时候,哥便会出现在我身后

  默默地看着我,他跑的太快

  我听得到他心跳和呼吸的声音

  情依...

  炽烈而坚定的语气,无法击败我的怯懦

  就这样站在我背后,他不再说话

  莲花在等她的季节,隐忍的捉摸不透

  娘死去的情景,同莲花时时绽放在我的梦魇中

  惊悸妖娆,遍地皆是

  哥心疼的将我苍白的脸埋进他的胸膛

  情依,不要再想过去了,报仇的事交给我

  我不允许你的瞳孔里有一丝的血腥和仇恨

  情依,我只要你快乐。哥的语气不容我质疑,此后,我再没提过报仇的事

  大夫叹了口气,忘了这是第几次了,不同的名医,相同的结果

  我不再抱有希望,上天早已注定了一切

  哥送走大夫,只是握着我的手,许久

  我的心却因他的沉默而剧痛

  哥,我不在乎眼睛,我只在乎你是否快乐,有你在我身边,看不见又何妨!

  我想喊出来,可是告诉哥又怎样,他们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我转身,开始为他跳舞,白色的裙袍不断地旋转

  大片的莲花开始在我身旁轻舞

  妖娆纠缠,沉沦至底

  哥看着这奇景,惊为天人

  他说,我的舞宛如雪中精灵,透明的让人沉醉,灵魂瞬间灰飞湮灭

  我旋转的越来越快,哥,你喜欢吗

  声音因急切而高昂,哥,情依要为你舞一生

  蓦然的被人搂住,丝毫不能动弹

  额头紧紧的贴着哥的下颚,他在颤抖

  我舞的太忘形了,忘了世俗,忘了身份,忘了他是我的哥哥!

  我不敢抬头,任他这样抱着,亲吻我白洁的额头

  这一刻,我多么希望我能看见,我要看看哥的样子

  狐妖!你到底对我哥施了什么妖术,让他沉迷至此!

  身后情月突如其来的质问,让我刹那间跌入冰窟

  住口!这是我的事,你应该清楚我的脾气。

  哥的语气依然波澜不惊,却平静的叫我陌生,让人寒意四起

  情月禁声不语,直到我们走远了,才又开始怒不可遏大喊大叫

  我想挣脱哥的怀抱,不料却被搂的更紧了,无奈,不敢再动

  只听见他轻轻的笑声,抱着我走下一层一层的台阶

  俯在我耳边,悄声说

  情依,我爱你

  我慌乱不堪,一把推开了他,跌跌撞撞的逃离了他的怀抱

  幸福太脆弱,稍不经意便支离破碎。

  我怕

  他与我,注定是刹那芳华

  任我挣扎,嘶喊,都已无济于事

  依旧是在这幽静的廊桥之上,情月的话将我紧紧的包围,无处可逃

  脚步声越来越近,浓浓的玫瑰脂粉香袭来,是情月

  我提起裙摆准备离开,情依

  这是她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如果你真的爱我哥,请离开他,兄妹恋,是世俗所不容的,更何况你是一个瞎子

  蓦然止步,情月的话无情的撕碎了我最后的外衣

  哥的武林盟主这个位置坐的并不轻松,可他为了你连江南首富女儿的婚事都推脱了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我心里一惊,为什么哥从来没对我提过...

  可你,能为他做什么?情月逼近一步

  我无言以对

  如果你真的爱他,为他着想,离开他!

  提起裙摆,平静的穿过了廊桥

  这个我熟悉的地方,有着我和哥快乐的痕迹

  可是,他们即将消逝

  夜凉如水,辗转无眠

  情依,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好久

  哥温柔的从身后抱着我,安心般舒了一口气

  哥,兄妹有别,请不要逾矩,我冷漠的抽身离开

  情...

  一世的安静,只听的见心碎的声音

  许久,哥笑了。

  原谅哥一直以来的鲁莽,以后我会尽职尽责做一个好哥哥

  我从来不知道,初夏的江南竟这么冷

  终于,落寞的脚步,在疯狂摇曳的莲花上,一步一步的踏过

  依旧,清水潺潺,莲花喜人

  而我,只不过是进入了另一个暗室而已

  小姐,盟主已答应了与江南首富的女儿——许梦云的婚事

  咱们山庄马上就要办喜事啦,山庄的日子,总是让人沉闷的透不过气

  任凭阿离将莲花簪轻轻插入发髻

  铜镜中的我,已是泪流满面

  刹那间,莲花开遍了映莲池

  高傲而失落的摇曳,冷艳逼人

  子时,映莲池

  一时入神,浑然不知夜深露寒

  情依,夜里寒气重,怎么穿的这么单薄的在这发呆!

  是哥,不容分说的将我揽入怀,披上白貂披风

  我一把推开他,白貂披风滑落

  哥,请自重

  该死的,不要再给我说什么世俗礼节!哥咆哮

  我摸索着回房,心早已平静如死灰

  情依...

  步履维艰,可我没有回头

  哥突然追上来,将我紧紧拥入怀,浓浓的酒气让我眩晕

  从来不沾酒的他,喝醉了

  嘶喊与挣扎,在哥的怀里,幻灭为一丝的抽泣

  低沉的叫人心碎

  多年后当我再回忆起这一夜的时候

  竟模糊的记不起哥的样子了,只记得

  夜华似梦,盛莲如血

  西域的天空总是掺杂着狂野的气息

  依旧属于江南,那个爱恨交织的水乡

  我没有落荒而逃,我只是无法遗忘

  站在黄沙飞舞的城墙上,摸索着尘封的痕迹

  旋舞的沉沦,盛莲的模样

  哥,你喜欢吗

  哥,情依要为你舞一生

'

  狂风吹起长发

  一切都已是过眼黄沙

  情依,你要为我舞一生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恍若隔世

  当白色的精灵再次在古老的城墙上起舞的时候

  我听到江南在轻吟

  这不过是一个

  盛莲的传说

推荐分类:玩家交流 心情故事
来源: 官网
178口袋西游 新手专题